30
2019
05

百度度小满微积分李丰:“分叉”出来的度小满区块链,今年要做两件事


文 | 雨林

审 | 于百程

2018年4月,百度宣布旗下金融服务事业群组完成拆分融资协议签署,拆分后百度金融启用全新品牌“度小满金融”,并实现独立运营。与此同时,原来的百度区块链团队也进行了分拆,度小满金融区块链负责人李丰戏称团队内部出现了“分叉”,一部分人继续推进“超级链”生态,另一部分则跟随李丰开始围绕金融业务进行区块链技术的探索。

独立运营的度小满为自己设定了“致力于用科技为更多人提供值得信赖的金融服务”的企业文化和使命。那么什么样的技术可以提供值得信赖的金融服务?《经济学人》杂志曾在2015年给出了这个问题的一种回答,它说区块链是“信任的机器”,并“可能改变经济运行的模式”。2015年还没有多少人关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那一年大家关注更多的或许是中国股市泡沫的破裂,数万亿美元的市值蒸发或者苹果iPhone 6s和6s Plus发售并在中国创下新的销售纪录,但2015年已经有部分互联网巨头开始试水区块链技术。

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提出了“颠覆性技术”的概念,“颠覆性技术”被认为是一种另辟蹊径,会对已有传统或主流技术产生颠覆性效果的技术,能重新配置价值体系,并引领全新的产品和服务。一旦新技术企业采用颠覆性技术蚕食市场,旧技术企业不论采取何种管理和技术手段都无法阻止其彻底颠覆原有的行业,促使企业在相应的领域内消亡。“颠覆性技术”就像悬在各大互联网巨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因此在新技术领域早做打算就成为了他们彼此间的心照不宣。

从2015年开始,百度就入场试水区块链研究,而真正大刀阔斧布局区块链则始于2017年:

2017年7月,百度推出区块链开放平台BaaS,帮助企业联盟构建属于自己的区块链网络平台;

2017年9月,作为技术服务商推动中国首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交易所ABS在上交所正式发行;

2017年10月,百度金融正式加入Linux基金会旗下Hyperledger开源项目,成为该项目核心董事会成员;

2018年2月,百度区块链电子宠物游戏“莱茨狗”上线;

2018年4月,“百度金融”脱离百度独立运营,更名“度小满金融”,A轮融资19亿美元;

2018年5月,百度百科上链,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性保证百科历史版本准确留存;

2018年6月,推出与网易星球类似的区块链应用“度宇宙”;

2018年7月,百度图腾上线,主打版权保护;

2018年9月,百度区块链实验室发布《百度区块链白皮书V1.0》;

2018年10月,百度正式发布自主研发的区块链网络系统“超级链”;

2019年2月,百度云推出百度区块链引擎BBE平台。

5月17日,在杭州举办的区块链高峰论坛上我们见到了李丰,并和他聊了聊度小满金融的区块链业务并对整个行业的现状和前景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从李丰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技术理想主义者”的模样,他在采访过程中不断重复和强调的一点就是希望能够推动区块链技术实现真正的突破和创新,哪怕只是一点点微小的改变,虽然他知道这很难。


以下为采访实录,我们根据行文需要对采访内容作了必要调整。

支撑度小满金融在区块链的赛道上坚持做到现在的动力是同业的竞争吗?

李丰:说竞品也好同业也好,大家都在做区块链,但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人云亦云,对我们而言也是这样的,我们必须要有一定的理由支撑我们做区块链,而不是同行在做我们就一定要做,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可以坚持的理由。我们为什么要做区块链,除了区块链跟金融会有一个潜在的结合外,现在我们的各种数字化场景在未来是非常重要的。在数字化的世界我们会面临很多问题,比如说数据的安全问题,隐私的问题,以及我们在数字世界的资产问题。未来在数字世界的场景,我们的手机账号或者微博账号将会是非常重要的资产,那么这一块怎么来从根本上保证确权和所有性,将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区块链有一项跟这点是非常契合的,因为它从技术层面解决了确权和所有性这样的根本问题,解决了问题它就带来了价值,有了价值就会有更多的场景,有了场景,就可以赚钱,大体思路就是这样的。

度小满金融如何选择区块链落地项目?

李丰:一是要看落地项目是不是能够带来收益,这个收益可能是一个泛化的,比如说技术上的收益。如果可以提升我们的技术能力也算一种收益,那我们就会做;二是业务上的收益,是不是真正能体现区块链的价值,不管是给你带来收益还是给你的合作伙伴带来收益,然后通过区块链这个技术真正带来价值,那么我们就觉得体现了区块链技术的意义,我们也同样愿意推进这样的事情;第三就是能够带来很好的宣传效应。这三件事情如果有一件是确定的,我们就愿意花时间、精力、人力去做。

度小满金融APP里的“莱茨狗”和“绿洲”两个产品的定位有什么不同?它们和网易星球一类的产品有什么区别?

李丰:我们最开始做区块链会做一些应用,特别是金融场景的应用。但是做着做着我们发现,区块链应用不太好做。特别是在金融行业,虽然大家说区块链80%的落地应用在金融,特别是传统的金融业务,比如储蓄、信贷、理财、保险等,但实际上很难做。

为什么?人家金融业务本来做得好好的,现在说要用区块链技术来颠覆传统金融业而且区块链技术本身也不是很稳定,金融机构其实本能上是非常排斥的。我们那个时候BaaS平台已经搭建起来了,然后ABS业务也做了好几单,但是发现相关业务并不好推进。

那个时候刚好出现了CryptoKitties,就是加密猫那个游戏,确实它出现的时机非常好,整个行业认识到区块链还是能让普通人感受的到的。之前的比特币普通人是感受不到的,摸也摸不着,这个加密猫至少能让普通人看到。虽然加密猫的门槛也挺高,你要用以太币去支付,然后用插件去玩,挺麻烦的。

我们当时一方面在做金融业务,另一方面还在跟一些政府机关沟通,包括雄安我们都谈过。接洽下来的一个体会就是很多人不理解区块链。约了两个小时的面谈,有一个半小时都在科普什么是区块链,最后的半小时对方表示还是没听懂,于是就不知道怎么合作,合作就黄了,谈了很多都是这个样。

加密猫出来后国内出现了类似的网易星球和布洛克城,我们觉得也可以做个类似的事情。2018年是狗年,所以我们做了个“莱茨狗”。我们做这个东西的出发点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要给用户带去一种切实的感受,就是能够让用户感受到什么是区块链或者说低成本地感受到。虽然不可能感受到区块链的全貌,但至少可以感受到区块链的一点影子;另一方面,我们的区块链底层是基于优化后的以太坊,其他技术由我们填。但区块链支持互联网用户级的流量目前还存在很大的问题,那些号称百万TPS的链,要来真正支撑互联网用户级的产品的话,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设计开发莱茨狗这样一款产品对我们自身的技术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和提升机会,基于以上两点我们当时就做了这个东西。

然后是关于“绿洲”,“绿洲”是跟钱包相关的产品,因为支付和钱包也是我们的一环业务。首先我们当时在探索用区块链来做激励,但是用区块链来做激励其实跟传统做激励会有一些不同,比如它是一个让你能够更加感性地认识到整个激励是透明和公平的,因此用户可能更愿意参与。其次我们当时也看到微软还有其他一些大公司在做分布式身份(DID),因为我们是做互联网金融,就是更加数字化的金融场景,这跟传统的银行有营业厅那种金融还不一样。我们要做的是更加虚拟化的场景,通过线上获客,那么在这个场景下我们线下的客户跟线上的账户之间会有映射问题,就是怎么把账户映射到人。区块链在中间会不会发挥很好的作用?“绿洲”就是我们尝试用区块链来做分布式身份这个事情,它只是一个入口,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历史背景。

能否介绍一下度小满金融区块链ABS业务开展的情况?

李丰:当时我们用区块链在ABS业务做了两个突破,一个是底层资产的穿透,因为ABS的业务链条非常长,数据本身都还存在数据孤岛或者流通中的问题,我们当时就用区块链来保证底层数据的真实性;另一个突破就是一些核心的东西我们尝试用智能合约的形式来表达以提升效率。总体来说对业务的促进就是降低业务成本,因为数据的真实性有保障了,业务处理速度也更快了。ABS业务很麻烦的一点就是单数很少,没有那么多单,2018年虽然我们做了好多笔区块链ABS,但整体上ABS业务没有什么突破。行业内用区块链做ABS的,包括供应链金融,它们都存在同样的问题,只是大家没说出来而已,就是核心问题并不在业务层面,业务层面能否落地不是区块链能够解决的,区块链只是能够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度小满金融区块链未来会在其他方面有什么动作吗?

李丰:我们2016年底开始正式立项做区块链这个事情,那个时候就相当于专门有人来做了。之前就是大家做其他事情的时候顺便研究下区块链,因为大家都是技术出身的会对这个感兴趣。所以2016年专门成立了团队,几个人专门拿工资做这个事情。然后2017年我们慢慢会有一些关于金融业务的落地,2018年就有更多的东西可以拿出来展示了,我们2018年底发了白皮书,里面有我们一些落地的案例,对区块链的一些认识和我们的一些方法在里面都有介绍,目前来看白皮书里大部分的东西还不是很过时。

现在到2019年了,就是一个新的阶段了,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做了不少的落地项目,包括一些尚未公开的。比如金融大数据,金融公司的数据是他的核心资产,但是如果跟其他金融公司直接交换数据,大家都不放心,我们会在这方面去做一些尝试。但是更详细的东西,还不方便对外公开。

2019年我们争取落地两件事情,一个是真正地探索一些能跟我们的金融业务和金融科技产生结合的东西。就像腾讯的发票一样,不管你这个东西是不是模型完备,是不是体验还不那么好,我们愿意先把区块链这个元素放进业务去看它能产生什么反应。当然我们对金融业务是有选择的,主要是围绕金融核心业务之外的周边业务,包括资讯、新金融获客、用户经营等,我们会先做好这些,因为这些业务不会影响核心业务后端的资金。我们从外围业务一点点往里做比较好,这也是从现实情况来说的。金融机构的业务就担心被影响,当你没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反而带来了潜在的收益的时候,金融机构反而愿意去配合做这个事情。如果一开始就告诉金融机构说“我要颠覆你”,他们不会干的,包括我们内部就是这样,更不用说外部了。

外部那些金融机构他们为什么要做区块链,不是他们想做,不是他们想自己颠覆自己。你看JP Morgan,它玩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自己颠覆自己,那是因为他怕别人来颠覆自己。他先研究区块链这个东西或者做点探索,用不用没关系,先储备着,等到要用到的时候,至少手里有货心里不慌。

其实我们也是这样的,做区块链这东西现在没指望盈利,现在也盈不了利,我们都纯投入的。所以把这个东西先储备起来,万一有机会不能掉队,大公司基本都这样的思路。

因为我们大部分都是技术出身的,我们发现区块链技术目前还是有很多问题,2019年除了更多业务的落地,我们另一个要落实的事就是想能不能在技术方面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不管是技术的一个小点还是一个面,真正地将技术往前推动,产生意义。每次区块链大会都有人讲他们的这种或那种架构,但我们真的没有看到有突破的创新,大家都在做类似的事情,而我们想真正做一些有突破性的创新,可能创新没那么大,但真的是能够为更多人带来启发,而不是重复人家的路子。

2019年我们就做这两件事情,做多了也没意思。如果重复做我们去年的落地应用,我们可以做,也有合作伙伴找我们做。但我觉得重复这些东西没有更大突破的话,我们不愿意去推进。

说到度小满金融区块链未来的规划,一个总体思路就是,长远来说区块链这个东西能不能赋能我们的金融业务,能不能跟我们的其他金融科技产生联系。因为我们也在探讨另一个问题,就是金融科技之间的结合。比方说我们在做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其实是跟金融云有可能结合的;然后再来看区块链,区块链是不是能跟云做结合,我们之前跟百度云有过合作,就是我们提供技术然后百度云那边存在资源层的一个入口。所以我们一直在探讨各种可能性,但要提高到那么高的战略高度,其实我们现在还没有那么肯定,因为整体来说我们内部的一个认知就是区块链技术可能两到三年内很难看到明确的一个落地。


微积分社区博客:http://www.WJF2027.com

微积分社区公众号:WJF2027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